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在册人才 > 黄冠群
    

基本信息

黄冠群

性别:女

年龄:59 岁

技术职称:

荣誉职称: 省级传承人

从艺品类:闹海,市非遗-月宫图

从艺年限:43年

单位及职务:寿光市市文化馆 副馆长

所属地区:寿光市

师承:

徒弟:

浏览次数:1162

个人简介

  黄冠群,女,1960年1月生,现任寿光市文化馆业务副馆长、寿光市舞蹈家协会主席,具有舞蹈、戏剧以及编舞、导演等业务专长。现为“月宫图”、“闹海”两项潍坊市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和“闹海”非遗项目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即一人三职。

  俗话讲“人过四十不学艺”,凭着执着与热爱,她愣是把《闹海》学到了手;放着清闲的工作不做,她偏喜欢上没名没利的非遗传承,为训练还搞得一身伤,仅仅为把《闹海》一路传承;没有演出的服装和道具,她就领着人自制。她就是黄冠群,非遗《闹海》的第五代传人。上世纪90年代,她参加了民间舞蹈《荷花秧歌》、《月宫图》、《闹海》的挖掘整理,并在1998年被《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山东卷一书收录。在2005年,她整理的《闹海》被编入《齐鲁特色文化丛书》,2007年被山东省舞蹈家协会采用。2009年被省人民政府审批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11月4日,黄冠群被确定为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1975年,黄冠群高中毕业时,校长想留下她任教,而一家羊口的水产公司也看中了她的艺术才华,最终她选择了后者。“我上学时,每逢节日,我的学校就会组队到市里去汇演,毕业后,去汇演的就成了那家水产公司。” 1980年,她获得了寿光市“一等演员”奖,市劳动局便一道“调令”把她从水产公司调到了市文化馆,这为她后来参加《闹海》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和整理埋下了伏笔。

  作为《闹海》的第五代传人和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确多了一份责任。但急在心头的是后继乏人,无疑在传承上还要付出极大努力,希望世代相传。


荣誉证书

  2010年5月第二批潍坊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月宫图”代表性传承人。

  2010年5月第二批潍坊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闹海”代表性传承人。

  2011年11月第三批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闹海”代表性传承人。


奖励证书

  1980年,她获得了寿光市“一等演员”奖。


个人图片



主要作品

image005.jpg

媒体报道



黄冠群

2012-02-16 13:26

黄冠群:心灵舞者

颁奖词:一挥手,一拂袖,一段旋律;一高山,一流水,一段传奇。先人用生活谱就一支舞,她穿过岁月追寻薪火承续。使命艰难跋涉于锣鼓,裙裾轻盈舞蹈于心灵。一曲既成,文化大师的画卷里山水巍峨。一个人,一段探寻,点亮暗淡的生活平庸的心。

人物简介:俗话讲“人过四十不学艺”,凭着执着与热爱,她愣是把《闹海》学到了手;放着清闲的工作不做,她偏喜欢上没名没利的非遗传承,为训练还搞得一身伤,仅仅为把《闹海》一路传承;没有演出的服装和道具,她就领着人自制。她就是黄冠群,非遗《闹海》的第五代传人。上世纪90年代,她参加了民间舞蹈《荷花秧歌》、《月宫图》、《闹海》的挖掘整理,并在1998年被《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山东卷一书收录。在2005年,她整理的《闹海》被编入《齐鲁特色文化丛书》,2007年被山东省舞蹈家协会采用。2009年被省人民政府审批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11月4日,黄冠群被确定为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中学时代展舞蹈天赋 毕业时成“抢手货”

上午8时许,记者在老文化局家属楼见到了黄冠群。白白的脸庞,一头长及腰间的秀发,配上淡白色的上衣,举止投足间秀出一种文雅。“你可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她可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黄冠群的丈夫石稳亭乘着倒水间隙说,我们正好碰到了她春节后相对清闲的一段时间,平常她不是下乡去指导农村文化建设,就是去帮助企业编排节目,忙得不见人影。

“小时候我就在舞蹈方面比较出色。”说起自己的“从艺”生涯,黄冠群打开了话匣子。羊口中学时,黄冠群是校文艺部的“一把手”,能歌善舞。当时,14岁的黄冠群便在老师的指导下,把羊口渔民的日常生活写照编成了一支舞蹈《扒蛤蛎》,受到了广大师生的一致认可。1975年,黄冠群高中毕业时,校长想留下她任教,而一家羊口的水产公司也看中了她的艺术才华,最终她选择了后者。“我上学时,每逢节日,我的学校就会组队到市里去汇演,毕业后,去汇演的就成了那家水产公司。”黄冠群告诉记者,1980年,她获得了寿光市“一等演员”奖,市劳动局便一道“调令”把她从水产公司调到了市文化馆,这为她后来参加《闹海》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和整理埋下了伏笔。

从任务到责任 扛起传承大旗

多年来,由于对《闹海》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关注度不够,我市一些古老的民间艺术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办公室,开始考虑对《闹海》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抢救和保护,黄冠群虽然仅仅作为一名工作人员参与了这项工作,但看到《闹海》承载着寿光独特的深厚文化底蕴,她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将其复活。

2005年,第六届菜博会要举办蔬菜文化艺术节,怎样加入一些最有寿光特色的节目呢?已经在菜博会开幕式担任过五届策划的黄冠群马上就想到了《闹海》。于是,她找来了演员,一点点琢磨,没日没夜地排练,最终,《闹海》在菜博会主会场亮相了,虽然也有些遗憾和不完整,但极富寿光特色的舞蹈依然让人眼前一亮。从那以后,黄冠群就迷上了《闹海》,全景复原这场大型舞蹈成了她心中的一个梦。但圆梦路一路坎坷。

“一开始,我只是把它当做一项任务来做,谈不上喜欢。”黄冠群坦言,刚接触《闹海》时,她仅仅是为了完成领导交待的工作,但后来她发现《闹海》其实就是一部大型舞蹈剧,爱好舞蹈艺术的她便开始从心里喜欢上了它,希望将它完美的呈献给世人。于是她虚心拜《闹海》的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刘桂阳、孙家珩为师,并查阅了大量有关民间舞蹈方面的资料,拜访请教了多位民间专家、艺人,以求弄清楚《闹海》的枝枝节节。“有一次,半夜了,她还在孙家集街道上的一户人家里请教。”石稳亭告诉记者,那段时间,黄冠群凌晨一两点睡觉是常事。

俗话讲“人过四十不学艺”,放着清闲的工作不做,却要去干这没名没利的苦差事,周围有人笑她傻,但黄冠群不为所动,坚持走着《闹海》之路。

相传,《闹海》始创于唐代,人模拟水中之物,鱼鳖虾蟹、蛟龙之状,舞之蹈之。表演看似简单,要求却很高,需要表演者脑、手、脚配合谐调,而初学者往往顾了这头,丢了那头。例如,螃蟹这个角色,演员整个身体不仅要趴在地上,还要横着走,一些演员总是难以适应。为此,黄冠群不惜自己带上道具,亲身示范,常常连续工作四五个小时。天长日久下来,50多岁的黄冠群经常腰腿疼痛。“每次排练回来,我都要给她按摩,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她少做些事,多歇一歇。”石稳亭告诉记者,他已经成了黄冠群的助理,按摩、洗衣、做饭、开车……一切都是为了她不再这么累。

在黄冠群看来,《闹海》传承的最大瓶颈是经费的来源问题。“闹海”里面那些“龟壳”“蚌壳”等道具不仅多,而且工艺复杂,置办起来很费钱,道具磨损率也很高,一些老辈的道具已经基本不能用了。“一件戏服穿了多年,破旧了还要演员自己花钱修,这是很多传承人不愿从事这门艺术的原因。”黄冠群为了置办好演出的服装和道具,她便领着文化馆有关人员专门自学了绘画和裁缝技术。由于整天低头做道具,她得了肩周炎和颈椎病,一进行表演或做示范时就全身疼。“有一回,我在一户村民家中发现了一套旧道具,虽然破旧,但是还能够用,别提有多高兴了!回去组织大家进行加工、修补,其实,那几天一直都觉得肚子有点不对劲儿,还以为是老毛病犯了,一忙活儿也就忘了。最后丈夫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得了肠炎,差点惹来大麻烦。”黄冠群说。

这些年,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黄冠群带着《闹海》已经连续参加了三届中国(寿光)蔬菜科技博览会艺术节的民俗演出,深受群众的喜爱;2005年《闹海》被编入《齐鲁特色文化丛书》,2007年被山东省舞蹈家协会采用。2009年,《闹海》被省人民政府审批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上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感慨《闹海》后继乏人

,黄冠群被确定为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闹海》代表性传承人。“这个称号不只属于我一个人,是我的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一定要传承下去,让更多人了解它,喜爱它。”对于荣誉,黄冠群多了一份从容和淡定,也多了一份责任。作为《闹海》的第五代传人,她正为学习这门艺术的人少而急在心头。

为了将《闹海》传承下去,黄冠群曾带过徒弟,但没有几个能坚持下来。“现在外界的诱惑太多,年轻人又好动,很难将心思用在这上面。”针对传承人缺乏的现状,黄冠群迫切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不然失传了,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希望趁这个机会,提高《闹海》的知名度,大家都来做,把《闹海》做得像以前那样,来看演出的群众像赶集一样。”(记者 王伟田)

中国(寿光)国际蔬菜科技博览

农圣文化:黄冠群舞动绿色盛会

 更新时间:2010/4/14 

寿光日报讯(记者 马春晓)


  每年菜博会期间,精彩纷呈的大型广场歌舞文艺表演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休闲的乐趣。不过,您留意的或许是舞台或许是演员,但相信对精彩演出的幕后指挥家——总导演黄冠群,知之甚少。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这位幕后英雄,探秘今年演出的精彩,日前,记者对黄冠群进行了专访。

  “每年这个时候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也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候,能将优美的舞姿和寿光人的幸福借助菜博会展现给无数国内外游客,既荣幸又自豪。”黄冠群说,为迎接首届中华农圣文化节的到来,她们正在紧张地为“相约春天”音乐舞蹈汇演排练。

  黄冠群现任市文化馆业务副馆长、市舞蹈家协会主席,具有舞蹈、戏剧以及编舞、导演等业务专长。从第六届菜博会精彩亮相,首次组织举办“青少年舞蹈大赛”开始,此后5届菜博会,她更是与市音乐家协会连续承办了“相约春天”音乐舞蹈大赛。

  黄冠群是一名“舞痴”,从1980年被选到文化馆工作后,她便与舞蹈相依相伴了整整30年。“这30年,寿光舞蹈特别是少儿舞蹈从无到有,从业余到正规,从不被接受到重视,我都一一见证。”黄冠群说,寿光文艺事业的发展多亏了菜博会这个媒介,尤其是近6年来为配合菜博会而组织的大型演出,让更多的寿光艺术人才被挖掘、培养起来。

  黄冠群清晰地记得第一届音乐舞蹈汇演举办时的情形:当时从村里来了一支舞蹈队,虽说配齐了花绸缎舞蹈服,但老太太们因为没舞台经验,演出服里面竟还套了衣服,臃肿难看,给她们做了长时间的思想工作,才说服她们,“再看现在,演员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个个穿得漂亮,舞步也越来越潇洒。”

  “今年汇演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更多地注入了农圣文化元素。”黄冠群说,她们特意编排了独舞、双人舞、三人舞和群舞等大量精品节目,此外,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间舞蹈《月宫图》、《荷花秧歌》、《闹海》等也将有所展示。